关于

去年拍的渝中半岛。那时初来乍到重庆,并没怎么适应它。某天自己跑出去做公交车左转右转一下午,傍晚走到南岸江边,江风吹在脸上,身边婆婆和娃娃在耍,抬眼看对面渝中区的钢铁森林,突然有种感觉,好像我不再是个陌生人了。从此开始迷恋这里。
就庆祝那个下午,我跟山城坠入爱河吧。

站在又一年高考日的节点上,想让自己回忆一下去年今天,发现绝大部分都模糊了,只有少数记忆如新。朋友圈里一篇又一篇都是曾经的同窗们在怀念那段日子,偏我不是个感情热烈的人,习惯于向前看而很少念旧,燃点永远在课本之外,渴望的模样是更成熟更开阔更包容。所以我珍惜成人的边缘上潇潇洒洒体验也战战兢兢成长的自己,珍惜结识的那群老友和同他们相处的点滴,但从没想过回去那段时光。我所肯定的是,这些经历让我成为我,这是它之于我的价值,我永远心怀感激。很少回头看,偶尔一杯旧酒,能饮出的失落与喜悦,放下与坚持,困惑与顿悟,便是生活最好的礼物了。

夜里怀旧罗大佑的《之乎者也》专辑,十几岁初听时懵懂的喜欢从来没淡过,反而因为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增加而越来越浓烈。知乎乐评称它为“华语专辑历史上最伟大的作品”,我举双手赞同。它几乎构成了罗大佑音乐精神的根,让听者赞叹究竟什么样的人才写得出这样的歌,没有一首不痛不痒。我的家乡不是鹿港小镇,我在青春岁月里也不爱写圣诞卡,我长在黄河流过的平原上没有长江水的乡愁,诸葛四郎和魔鬼党不是我的童年。但我拥有同那些歌曲的共鸣。
在好音乐面前,袖手旁观者,你我非也。

!!东快!!德普!!克鲁兹!!开心飞

来自上一个不眠夜的乱涂乱画。

总有那么几个时候,各种跳脱的想法四面八方发散到不可收拾。理智里担心太过天马行空,感性里却又渴望或许有朝一日能重合于实践时那种脱缰的快感。生活有如一场野火,冥冥中有股不可控的强力由不得人为揣测和扼杀。大火催着一切可动的生灵奔走逃离,停步不前即意味着死亡;可树木花草无法移足,只能屹立成枯焦。这是毁灭,不是涅槃。大概没人愿做一棵火场里的树,那样的树无法选择自己的命运,一步步濒临死亡却没有后路可退。此时此景之下,那些可行的生灵中,连最卑微的爬虫都值得自傲——至少它可以抗争,尽管逃离或许只能只是方寸之间——但已然无憾。这就是生活,他催你前行,或是将你吞噬,即使卑微如爬虫,只要还能跋涉和抗争,便也足够幸运...

1/2

© 油尖旺小丸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